尾大不掉的教官

日期 2008/11/24 9:20:00 | 新聞分類: 教育新聞

971124觀念平台─尾大不掉的教官
• 2008-11-24
• 中國時報
• 【顧爾德】
 教官復活了!這喚起許多經歷過校園白色恐怖者痛苦的夢魘。施正峰教授日前在本專欄問道:「難道,軍人沒有堂堂正正跨步大學的空間?」一語點出了問題的癥結。

 教官應該是軍事教育的專門人員,他們在校園內應該像其他專業教師一樣,受到專業上的尊重。但今天教官在校園內不是因為軍事專業教育而存在,而是擔任輔訓、保全工作,這對教官專業是種屈辱,其實對訓輔專業工作也是種汙辱。

 今天台灣校園中的教官不同於一般教師,他們不是以單一個體存在,而是背後有個獨立軍訓系統,一個武力為基礎的軍事體系。只要這個體系存在,國家就有可能動員這個體系的力量、介入校園。

 面對「教官復活」的質疑,教育部表示,為了解決教官的升遷問題,才考慮解凍大學教官遇缺不補及凍結遷調的政策。這種心態令人無法苟同。假如把軍事教育當做大學中一項專業科目,教官員額應該是依開課需求決定,教官升遷也應比照大學教師,依專業學術以及教學表現來評等。否則,就應該讓這些教官回到國防體系,循國防體系晉升辦法來處理。教官原本是一個歷史留下的、要砍掉的尾巴,教育部的處理方式反而讓其尾大不掉。

 教育部的處理方式,完全不是以學生為主體,以教育為考量,而是把教官個人事業利益擺在大學整體利益上;這能讓其他因為招生、修業學生不足,而被裁減資源的系所服氣嗎?

 近年來很多大學系所因為就業市場需求改變而必須轉型,否則招不到學生,系所也要關門了。這些系所、教師都知道必須求新求變才能生存,為什麼軍訓體系就不知道想辦法改革軍事教育課程,讓學生有動機去修,反而是一味想要保障教官升遷之途,大開方便之門?為什麼教官有這種特權,其他系所的教師沒有?為什麼教育體系要去承擔國防體系無法處理的歷史尾巴?別忘了,四五○號釋憲文只說,若大學認為有提供學生修習軍訓之必要,得並依法聘請「適任之教學人員」,並沒有特別保障現有教官。

 不只在處理大學教官方面,處理高中教官時,教育部也一樣便宜行事。教育部軍訓處透過立委提案,要修改《高級中學法》第廿條第二項規定,讓高中職校軍訓教官能兼任生輔組長。

 這個條文原規訂「前項祕書、主任、組長,由校長就專任教師聘任之」,修改後變成:「前項祕書、主任、組長,除學生事務單位負責生活輔導業務之組長得由具輔導知能之人員兼任及總務處之組長由職員專任外,均由校長就專任教師聘任之。」

 教育部說法是,修法後「使具輔導知能之高中職校軍訓教官得以依法兼任生輔組長,亦保留學校聘用具輔導知能之教師或人員兼任生輔組長之彈性,滿足學校之實際需求。」

 因為國中小沒有教官,教育部推出的「精緻國教發展方案-國民中學階段」計畫 ,補助各縣市政府增置國民中學專、兼任輔導教師經費。如果教育部只是單純想讓高中職輔訓工作順利推動,何不增加高中職的專任輔導教師名額,讓他們負擔起生活輔導組的專業工作?輔訓工作繁重,教育部該做的是讓專業輔導教師有成就動機,有好的升遷管道,讓輔導工作專業化。

 每年有那麼多受過正統學院相關科系訓練的畢業生找不到工作,教育部不增加他們就業機會,卻獨厚教官。

 為了保障沒有專業輔導訓練的教官,教育部特別為教官開輔導知能進修專班。教育部設計這種便宜行事的進修課程,對那些在大學、研究所受正規輔導教育的學生公平嗎?這符合教育專業考量嗎?

 教官的專業就是軍事知識與技能的教育,教育部軍訓處與教官們,請把你們的專業課程規畫好,讓自己有尊嚴地存在於校園,不要再巧立名目,保障自己在校園內的特權地位。





這篇文章來自於 社團法人南投縣教師會
http://163.22.168.6/~ntcta1

這篇文章的連結位址是:
http://163.22.168.6/~ntcta1/modules/news/article.php?storyid=542